伊无人

下一页

@Nika 的点梗
吃醋的老韩。
其实我觉得老韩的性格不大会吃醋啊……所以有点不明显。
在学校没手机,将就将就呗。
字不好看,别纠结了。

阅读全文>>

【韩叶abo】(非正式sm!慎!!!)仆侍

mdzz老福特!我发了三遍!
※重度ooc,双黑化
※骑士韩X伯爵叶(真是韩叶!!!)
※流血有,病娇有
※老韩明恋叶修暗恋,叶修心理被逼出毛病(再写我有病了谢谢,开车不走心不好么【冷漠】),自己看不清。所以我 @韩叶每周60分   本周题目:生病
※西欧背景,找不到资料乱写,见谅见谅
※改了三版,最后还是决定暖一点,刚写的那个更guiyi(这个也很恐怖好不好【敲】)
※可以接受摁评论链接
※我想临开学挖坑投毒hhh,古风美人,鬓香倩影,缎发细踝,美人长枪挑一脉却被黑面钱包脸压什么的hhhh

阅读全文>>

【all叶‖韩叶】(人鱼)书中自有颜如玉系列——大漠孤烟直不直(上)

※all叶,但cp单独成篇,请放心食用
※梗自  @展家小猫爷  ,请戳猫爷po寻梗与设定。
※人鱼梗有私设,火辣辣的车,有生子后续。
※关于叶秋怕韩文清太凶,叶修第一次痛死也是猫爷的梗hhhh
※我不管不管,就是要苏叶神,苏韩队,上车记得打卡哦!
※刚小猫爷记错题目了,所以我打错tag了,笑哭。
以上都没问题?OK,拉灯放文↓ ↓ ↓

————正文

叮咚——
大漠孤烟:〔图片〕
“嗯?”叶修嘴里叼着根烟,沉沉吸了口,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眉眼突然柔和地弯起,带着惯常的嘲讽轻笑出声,“不愧是拳皇大大啊,就是直接。”
韩文清发了张手写图过来,两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笔直挺挺、遒劲威风地...

阅读全文>>

【韩叶】无责ooc小甜饼

一点关于空调低了每天早上起来鼻炎发作的怨念。
话说上一篇居然超过了五十热度真是太让我感动了各位么么哒~

正文
↓    ↓    ↓

八月末,蟹膏旺;苍枯落,九月秋。
Q市最近刮台风,蓝色预警,人人匆忙。
朝阳初露,拂晓恰至,不知名的鸟雀此起彼伏,相互和应,花间且罢,树梢又起。
叶修整个人缩进被子里把自己团起来,像只被煮散掉的水饺,软软帖帖的浅发垂在脸颊,胡乱散落枕头上,投下一片阴翳,影影绰绰,使他看起来本就显小的面容带了些与世无争的干净。
韩文清放缓脚步,走出浴室,拿起床柜上的手机装进臂包里,又回头瞥了眼遥控器,静静将温度调到二十七度,转身...

阅读全文>>

车中带刀,是为老虎车。
(天知道我为什么写个车却写成了be)
沿袭传统百鬼夜行设定

阅读全文>>

【一八】日复一日

初学化学的怨念_(:з」∠)_

废弃实验室里有一个孤零零的集气瓶。
瓶里面有个热闹的组织,叫老九门。
老八齐铁嘴、老大张启山,以及其他七门当家都是分子。
他们的一生忙忙碌碌,在一堆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伙伴里漫无目的地飘荡、游离、翻转。
阳光斜斜透进窗户落在集气瓶上的某日,齐铁嘴与张启山几乎在同时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地飞速飘转移动。
他们在一瞬交集。
虽然每个分子都长得千篇一律,可彼此都在一刻间将对方刻在脑海里,仿佛天生注定一般,相拥相知,好似人类的每一对夫妻一般。
张启山不明白,齐铁嘴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偏偏就一眼看到了对方,这辈子都没法儿抹掉。
他们整体腻歪一处,好得周围的分子们都以为他们融为一体了。
但美中不足...

阅读全文>>

【一八】回溯


#上接 Charlottes  Stadt  太太的《借道》,注意是借梗,是借梗,是借梗!也是接文!请两篇结合使用!
#明明很早前就说了要写的,结果现在才写完_(:з」∠)_
#怼yxy的那句“八爷也是个不成事的”,尹新月党免进,避免造成重大踩踏事件
#我知道不好看还发刀,但还是有很多糖的,所以不收快递( •̥́ ˍ •̀ू )

正文

齐铁嘴赶到之时,场面早已混乱不堪。
听奴和棍奴技艺确实不凡,可陆建勋心思阴诡,非但出动数人团团缉围,且在周遭设了配有麻醉剂的狙击手,那剂量足以迷倒几头大象,他二人自是不敌,已是踉跄迷糊、摇摇欲坠。
齐铁嘴急急茫茫冲进混乱的人堆中,左侧一下腰,又扭一...

阅读全文>>

被人性覆盖着的是兽性,即使礼数完备,人在远古便已是野兽。
争夺与相残不过是远古遗留的天性使然。

身体受肉欲支配,情感受感官支配,在欲念中,承受者注定吃亏。
但灵魂处在同一纬度,无论如何,内心不能低贱于赐予者,不能恐惧于赐予者。
相互了解,相互包容,这才是真正的爱。

阅读全文>>

记脑洞

1.他什么都可舍弃,唯独放不了眼前人,时间在分秒中变换瞬息,他无力阻抗,只想抓紧那份恩赐。

2.在旁人眼中,他是神祗,是佛,是魔,是魇,他是令人发指的存在,但他们都不知道,他也只是个被迫长大的孩子罢了。

阅读全文>>

5月22日,讨厌爆米花的味道,讨厌消毒水的味道,讨厌月圆,这是一场荒诞而不现实的梦,我却沉浸其中挣扎不出。
幸好,尚能在月圆时与你共饮,倒不至于没个念想。只憾,未尝与你一拥,而此生已完。
或许,那本是我该去的地方,天意弄人,可笑可憎!

阅读全文>>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