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下一页

【韩叶/哥儿】《一屉山河》(章二 画屏悠)

※隐世出山韩x隐姓埋名楼主叶
※剧情向
※缘更
※ooc兴欣预警,ooc老叶预警
※这章的文风终于正常了,比较偏白,读起来应该没那么难受
※内有动漫名场面可自行寻找
————action!——  

           微雨轻胧,雾纱当空。
  珠泪落飞檐,白羽啼栏杆。
  江南溪流婉婉,涟漪荡轻舟,来往去悠悠。或轻声吆喝,便应一出吴侬软语,或低眉浅笑,便绎一折情真意切。
  炊烟袅袅,喧嚣繁华。
  步履踩碎青石板上小洼,淡金皂靴沾染苍苔碧色,白珠落薄伞,公子人如画。
  白衣似故人,金边隐华光,轻执竹节伞,又挑紫烟杆,乌墨缓带束,鬓角一缕自...

阅读全文>>

【韩叶/哥儿】《一屉山河》阿修容貌预警
※因为本人偏爱美型人物,所以本人笔下滤镜千米,先给你们放个预警哈。

阅读全文>>

【韩叶/哥儿】《一屉山河》(章一 竹剑阵)

※隐世出山韩x隐姓埋名楼主叶
※古风
※剧情向  
※缘更
※画风诡异,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山景不自觉仿照《醉翁亭记》和《小石潭记》orz,后期好不容易把诡异的文言文风掰回来了,写得我极端难受,烧脑。
——————拉灯,看文————

        几座飞塔穿云海,一丛碧翠谧尘埃。
  陡崖直壁竖流而下,清泓奔驰,崖底万丈落渊,深处翠意浓郁。沿密林前行,又曲径陡断,山光渐隐,暗疑无去路也。然彳亍数十步,渐行渐亮,豁然开朗,复为攀爬之势。回首一顾,非一山也。
  此境清幽更甚,莫名生孤寒之意。
  沿路山泉溪径,汩汩缠绵;翠竹绿松,层林盎然,间...

阅读全文>>

【韩叶】一屉山河(序)
※古风
※剧情向
※原设定为哥儿,有没有不知道,看我心情
※缘更
※隐世出山韩x隐姓埋名楼主叶

阅读全文>>

@Nika 的点梗
吃醋的老韩。
其实我觉得老韩的性格不大会吃醋啊……所以有点不明显。
在学校没手机,将就将就呗。
字不好看,别纠结了。

阅读全文>>

【韩叶abo】(非正式sm!慎!!!)仆侍

mdzz老福特!我发了三遍!
※重度ooc,双黑化
※骑士韩X伯爵叶(真是韩叶!!!)
※流血有,病娇有
※老韩明恋叶修暗恋,叶修心理被逼出毛病(再写我有病了谢谢,开车不走心不好么【冷漠】),自己看不清。所以我 @韩叶每周60分   本周题目:生病
※西欧背景,找不到资料乱写,见谅见谅
※改了三版,最后还是决定暖一点,刚写的那个更guiyi(这个也很恐怖好不好【敲】)
※可以接受摁评论链接
※我想临开学挖坑投毒hhh,古风美人,鬓香倩影,缎发细踝,美人长枪挑一脉却被黑面钱包脸压什么的hhhh

阅读全文>>

唉,羡慕会画画的,我也就能写写字了。年字忘了是不是那么写了。

阅读全文>>

【all叶‖韩叶】(人鱼)书中自有颜如玉系列——大漠孤烟直不直(上)

※all叶,但cp单独成篇,请放心食用
※梗自  @展家小猫爷  ,请戳猫爷po寻梗与设定。
※人鱼梗有私设,火辣辣的车,有生子后续。
※关于叶秋怕韩文清太凶,叶修第一次痛死也是猫爷的梗hhhh
※我不管不管,就是要苏叶神,苏韩队,上车记得打卡哦!
※刚小猫爷记错题目了,所以我打错tag了,笑哭。
以上都没问题?OK,拉灯放文↓ ↓ ↓

————正文

叮咚——
大漠孤烟:〔图片〕
“嗯?”叶修嘴里叼着根烟,沉沉吸了口,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眉眼突然柔和地弯起,带着惯常的嘲讽轻笑出声,“不愧是拳皇大大啊,就是直接。”
韩文清发了张手写图过来,两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笔直挺挺、遒劲威风地...

阅读全文>>

【韩叶】无责ooc小甜饼

一点关于空调低了每天早上起来鼻炎发作的怨念。
话说上一篇居然超过了五十热度真是太让我感动了各位么么哒~

正文
↓    ↓    ↓

八月末,蟹膏旺;苍枯落,九月秋。
Q市最近刮台风,蓝色预警,人人匆忙。
朝阳初露,拂晓恰至,不知名的鸟雀此起彼伏,相互和应,花间且罢,树梢又起。
叶修整个人缩进被子里把自己团起来,像只被煮散掉的水饺,软软帖帖的浅发垂在脸颊,胡乱散落枕头上,投下一片阴翳,影影绰绰,使他看起来本就显小的面容带了些与世无争的干净。
韩文清放缓脚步,走出浴室,拿起床柜上的手机装进臂包里,又回头瞥了眼遥控器,静静将温度调到二十七度,转身...

阅读全文>>

【韩叶|黑道au|性转】有缘再会

*一只御姐叶,最近看了很多韩叶性转,于是忍不住爆肝写完了。在我心目中,即使叶不羞是女生,也应当是很有担当的御姐。
*似乎点亮了韩文清的新技能——傲娇
*因为是黑道,所以各方处事有点狠,总的来说就是ooc。
*欢迎来交流,不接受ky,你要是人身攻击就别怪我不客气。
*OK?那我们继续。

黑压压一片,林郊叠叠鬼影似的繁茂丛木中一盏昏黄小吊灯静静亮着,韩文清慢慢合上老红木桌上摊开的烫金大部头记事本,盯着自己扣在一处的拳头沉默。
十几年了。
那个名字最初那么直挺挺地撞进他心里,最后被他用刻刀亲自刻在心尖儿上,就那么带着要走完一辈子。

最初,那个人还坐着嘉世的第一把交椅,吊儿郎当的模样,细腻白皙,节骨分明到朗润...

阅读全文>>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