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韩叶/哥儿】《一屉山河》(章二 画屏悠)

※隐世出山韩x隐姓埋名楼主叶
※剧情向
※缘更
※ooc兴欣预警,ooc老叶预警
※这章的文风终于正常了,比较偏白,读起来应该没那么难受
※内有动漫名场面可自行寻找
————action!——  

           微雨轻胧,雾纱当空。
  珠泪落飞檐,白羽啼栏杆。
  江南溪流婉婉,涟漪荡轻舟,来往去悠悠。或轻声吆喝,便应一出吴侬软语,或低眉浅笑,便绎一折情真意切。
  炊烟袅袅,喧嚣繁华。
  步履踩碎青石板上小洼,淡金皂靴沾染苍苔碧色,白珠落薄伞,公子人如画。
  白衣似故人,金边隐华光,轻执竹节伞,又挑紫烟杆,乌墨缓带束,鬓角一缕自风流。
  眉黛入远山,狐眸睐暗光,鼻根削如葱,薄唇微挑无情还似有情人。
  衣袍湿意轻薄,踏一路老旧石街,沿船家歌谣行去墨卷深处。 
  渐远渐寂,粉墙告退下阶陛 ,草色青葱翠苔绿,墨香流转诗中意。
  悬阁隐空巷,红楼立深山。
  飞檐巍峨绘琳琅,拱顶肃穆染山岗。
  四五犬吠星点错,唤得那群山寂寂空回落,又七八鸟隹展翅过,引得那翠林细细说。
  楼阁高锁,朱门磷磷寒光淬,红柱肃穆,画栋熙熙流光转。
  推门而入,曲廊回环,九转十八弯,满目生机盎然,见松雕兰芷交错相缠,粉蝶黄蜂相互熙攘,碧色中点缀一点红艳,青葱里簇拥一抹娇妍,幽亭寂静,缀曲水流觞,锦鲤淡然,偶有蜻蜓点水,岁月悠然。
  磅礴气派,风雅闲适。
  忽有白鸽绕梁,长鸣不止,清脆悦耳。
  公子抬手轻笑,以骨哨相引,那雀儿便乖巧停立于他臂上,羽翅轻耸,短喙微动,煞是机灵可爱。
  取信放鸽,信步入阁,屏退左右,收伞落架,直往古檀几案取秘药。
  烫金小纸沾湿,墨色渐显,簪花小楷秀雅精巧,却惹公子低声发笑,低沉轻挑琵琶语引门前鹦哥高叫。
  怪诞笑声回响,一愣神间,他笑骂那鹦哥“小混蛋”,便门外行去,淡金袍边隐没于花草葱翠中。
  右拐数十步,行过三转那九曲回环,又渡舟半柱木香,再轻功攀崖直上,停驻山腰,见方墙飞檐,雕窗悬铃,左右分列两人低唤楼主者,正是公子书阁耶。
    是楼宇本非他所有,乃帮主祖传之物,本华贵矜傲,却因隐没深山渐至衰败,近来修葺二三,便有道不尽的舒惬之意。
  迎堂照日,卷宗文书高叠几案,浮金行楷龙游红柱,匾书高悬,后坠莲瓣烛台,十二黄烛静静燃起,烛火自红而黄,随风微动,似轻舞霓练,尤为可爱。
  烛台辉映淡黄书卷,笔墨晕染黄昏颜色,木雕手法老练细腻,云海蒸腾似雾气翻转,周遭浪涌波折,唯中心一点断崖暴突而起,若出鞘饮血之锋,凌厉非常。
  正堂行右,雕花床榻,墨白珍珑,窗外映照雾霭缥缈,归鸟轻啼,有山松拔然而起,威傲云天,是饮茶煮酒的好地方。
  烹茶待友,乐哉乐哉。
  公子斜倚软枕,素手执棋,落定纵横,自斟自酌,有对局所不能之妙处也。
  是而倦鸟长鸣,交错相弹,日薄西山,红冉落九州,层云尽染,万物晕散醺暖,泡影似的虚幻,平添几分慵懒。
  羲和回阁,望舒出游。
  黑白双子已吞占半壁江山,白子落定,黑子渐入困顿之境,莹玉指尖几转,忽狠狠掷下。
  封!
  黑子连片提起,杀尽。
  公子幽幽轻笑,神色莫名,低叹微哂:“这江湖,又不太平了。”
  话语未毕,竟有答声响起:“这江湖,何时有太平?”
  闻声人至。
  公子挑眉,身形变幻,衣袂为剑,直直掠去。
  来人不惧,双拳为矛,气势昂然,直迎而上,以力破力,刚硬非常。
  高手对决,瞬息无常,两股毫不相让的罡风相互冲撞,各自为势,骤然周压一低,珠帘震动,猛烈脆响。
  玉手忽收,公子步法更替,欲折后取之,未料稍迟一步,连人带袖被搂进怀中,额间温热轻触,艳红朱砂赫然在目。
  水滴形状,浮光暗转,如有南疆魅惑之感,令他容貌愈显瑰丽,眉目慵懒矜娇如猫,似满盈不屑。
  他微讶,唇角弯弯,眉眼含星淬笑,语带调侃:“哈!老韩,出山了啊?不告自来可不是拳皇该有的行为。”
  却说来人身份,不是拳皇其人是谁?
  韩文清此刻一身对襟短打,胡袖紧束,裤脚收拢,团发带缚,整整的拳师装扮,当得是刚硬俊逸,倒叫人一时认不出了。
  他如若未闻,松了劲道,径自行至棋盘旁,取子入局,残喘黑子陡活,局势诡变,恍迷雾迭云,几重深深。
  “棋子入局,江湖又起风浪,叶修,你呢?”
  公子淡笑微抿,折扇轻晃,漫不经心。
  黑子飞旋激射,击落窗外嫩绿新芽,纱帐曲旋荡出,恰卷新绿来归,奉落公子微糙掌心。
  生机璀璨。
  公子斜眸侧挑,长吁后轻哈一声,道:“老韩,和你一般啊!”
  拳皇此刻立于窗外树桠末梢,足下飞叶急掠,掌心一合,而凌空微踏几步,五指成爪攀窗棂,矮身稍缩,稳稳立足公子身前。
  指尖轻弹,却是方才被弃黑子跌入棋笥,现圆润叮咚之声。
  他收拢臂膀,搂紧公子,低声应道:“我来了,叶修。”
  轻而郑重,掷地有声。
  叶修叶秋,一字之差,一人江湖斗神,一人楼阁之主,千差万别也,着实叫人心生好奇公子何人。
  是叶修确为叶秋耶。
  昔日斗神声消匿迹,却是隐藏于这荒山深林,由不得人好奇几分,传言是否为真。
  事实令人发笑。
  两者参半,此灾确由陶轩所起,斗神却也无丧命,亦不知是福是祸罢。
  公子却道这烦累多年,得偿所愿,纵情山水,耽溺鸟兽,候一人星夜踏尽,缱绻相拥,道句归来,已是风月最美事。
  而斗神虚名,不过二入深海,沉浮飘荡罢了。
  如此便好。
  
  
  
  
  
  
  
  
  
  
  
  
  
  

①哥儿设定,世界分男人,女人,哥儿三种,哥儿偏女性化,可孕子,容貌倾绝,身上有朱砂为志,色愈艳,品性愈佳。
————tbc——
  
  
  
  
  
  
  
  
  
  
  
  
  
  

评论(7)
热度(23)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