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韩叶/哥儿】《一屉山河》(章一 竹剑阵)

※隐世出山韩x隐姓埋名楼主叶
※古风
※剧情向  
※缘更
※画风诡异,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山景不自觉仿照《醉翁亭记》和《小石潭记》orz,后期好不容易把诡异的文言文风掰回来了,写得我极端难受,烧脑。
——————拉灯,看文————

        几座飞塔穿云海,一丛碧翠谧尘埃。
  陡崖直壁竖流而下,清泓奔驰,崖底万丈落渊,深处翠意浓郁。沿密林前行,又曲径陡断,山光渐隐,暗疑无去路也。然彳亍数十步,渐行渐亮,豁然开朗,复为攀爬之势。回首一顾,非一山也。
  此境清幽更甚,莫名生孤寒之意。
  沿路山泉溪径,汩汩缠绵;翠竹绿松,层林盎然,间或参天老木,不动于风,可之谓入桃源也。
  再回环顾之,柳暗花明,忽见柴扉半掩,炊烟且罢,人迹萧然,疑山魈鬼魅精怪之类栖于此也,而后闻空竹破风之声,方叹世外隐者居处之诡秘矣。
  私窥之,但见青年布衣旧衫,须发稍长,略显凌乱之意,习武之手刚劲有力,执三尺木剑,步踏龙蛇,极有规律奥妙意态,竟削老竹数十,布出世之阵以守无名碑墓也。
  再细细察看,却见青年眉峰如山,叠波折之涧崖,眼眸似刀,唇角微抿,神色凛厉仿若饮血入鞘之刀锋,五官方正严肃,令人陡生惧怕之意。
  却不是隐世许久的拳皇其人耶?
  拳皇姓韩名文清字不察于世,一身拳功炉火纯青,又兼通旁般武艺,与斗神乃惩不相让的宿世对手。其师行事诡叵,武功高强已臻化境,性格乖张,竟临死前亦不肯通告姓名,一时为江湖所津津者。
  韩文清其性酷肖乃师,为人固执正气,善以硬搏硬,生平未曾退却半分,众人奇之,争相议论,一时为江湖趣谈,然未有取笑者,反有各路游侠敬慕。
  是时竹枝飞旋,渐凌空相聚为团,如流水潺潺滚动,使得日光流转,又忽成八卦之势,分束涌挤于各门,身形变幻骤如虹练于未落时也。
  拳皇眉目凛然,双唇紧抿,忽一手成拳,浑厚罡气瞬息漫布山腰,却不见草木摇动,显然武艺不输于其师。
  但见竹枝倏然平行而列,竹尖指地,停悬半空,岿然不动,周身罡气如有实质,掠风伤人,半晌又凌厉落下,土层倾软而骤停。
  韩文清指尖一转,收木剑归于后背,手抓成拳,向下隔空击打而去。那竹剑再分为二,一半置地淡然,一般颤动猛烈,恍惚间朝韩文清直至刺去。
  正是千钧一发,却见拳皇拔地而起,脚上错落动作,汇翠竹于一束,以金鸡独立之姿猛然坠下,那短竹竟钻地游弋,如蛇如蚓,以头尾相接之态往十二方叠去,待束竹与短竹相接,便自觉布成六菱之阵,横纵交错,有如八卦形态。
  韩文清足尖轻点,于半空回首挥剑落于方才所立之处,后折腰似飞矢流箭般弹射,立足木屋顶尖之上。
  自是阵成,气息暗转,若有华光。
  他负手沉吟片刻,微一拧眉,自窗跃入屋内,取小刀修剪须眉。
  此时再看,便更显利落,只觉星眸熠熠,炯炯有神,仿佛永夜沉郁下一对不落星子,耀眼却不炫目,使人心神宁静。
  是心智坚定之人。
  草帽压落一罩荫蔽,拳皇收拢细软,整理装束,以备出山作用。
  脚步微顿,心有不舍,欲再抚碑墓,然举手复收,藏目光于阴笼之间,郁郁不得辨。
  长叹而行,茕茕孑然,孤身仿融山水之中。
  日光流泡影,溪水露石清。
  左右簇拥者,嬉笑仍不明。
  缚带舞风,缠绵小臂,似不舍此间风光,又难推深潭混沌,辗转难决。
  风掠涧崖,沉寂不复。
  

————tbc————
  
  
  
  
  

评论(15)
热度(16)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