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血流滟

上一篇 下一篇

殊途同归(四)

是我写太渣了吗?喜欢的不要吝啬点点小红心好让我知道你们在!亲爱的谢谢啦么么哒~(^з^)-☆

拉灯!放文!
——————————————————————————————

初夏时日,百花艳丽,鲜浓欲滴,树俊草葱茏。冉阳至天幕半,光辉和煦,照射山涧中隐约可见一线自小至大的淡橘色外圈水泡,水潭涟漪微漾,波光粼粼,一片明灭破碎,仿若个分明知晓不会善终却勾人不住前往的瑰丽幻梦。

混沌几日皆无着装入戏,只安心养着供着那身皮相。且那条蠢龙不在,他着戏服描唇绛做什么?

可笑吧!

罢戏不因自身却因他人,还是一个随时伤自个儿半条命的傲慢太子。

他最近定是鲜少吃人肉茹人血炼童子方才脑子发霉生锈了想着那条死龙。

他没想过为何,只单纯愤怒,倍感讽刺。生而无感令他只思虑己身,恣意畅快即好,经过数次脑中一片空白混乱似绞了个线团勾勾缠、眼前不时片段闪过幻觉四散精神恍惚后,他干脆利落地将错归咎于敖烈身上。

本来混沌颌上那一块暗青淤紫混杂的伤耗不了他多大魔息便可恢复如初,可那身皮相是他往日用无尽童男童女骨血炼就,那时满山白骨臭皮,血流浸溪方换了这身精致瑰魅的皮,现下虽被落了桎梏不能伤人,但妖血妖骨却是使得的。

也亏敖烈不若天上诸神似的不使他伤害生灵,反倒自个儿也吃着妖肉津津有味,他倒不至于束缚太多。

而妖骨剔除,自然甩入湖中任那蠢龙自个儿折腾搭个窝,亦省得天天睡在洞口弄得他整宿整宿无法入寐。

湖搅浪如柱,树压草似枯。

敖烈轰鸣而至,款步来。

妆奁且阖,粉墨饰容颜,置笔侧身莫回首,烟消尘定不开口。

一袭戏服,余光一瞥,偏是不回头,不启腔,不落头面不拢发。

翠叶倦首细碎里,丹隹逸思悠长啼。

恍若一幅浓淡相融、勾丝染晕的水墨,停息的瞬间,合着清亮悠扬的鸟鸣,无限写意却又无限惆怅。

仿佛谁都不知谁会在,却偏生万事俱备、东风亦来,心有灵犀般带上好礼,扮上美妆,等候来者大驾。

来,无需欢喜;不来,无需低落。

一场欢颜皆散,几分真心不需知。尽的是为囚者之责,享的是为主者之乐。

似乎,仅此而已。

似乎……么?

敖烈淡淡看,痴痴想,半刻却又敛下思绪,压盖眸中散漫,神色冷淡凌厉未动分毫,取出叫人新制成的头面递至混沌面前,无甚言语,无甚解释。若然,不过一句“戴上唱与本殿听”。

散乌发、着翎羽者没回头,手上动作亦微动,兰花指轻挑头部左右微摇,黛眉吊梢,口中振振有词却又声量不大,仿佛入魔般咿呀哼哼一折旋律极为温婉凄惨的戏。

“混沌。”

金丝白袍、蓝砂龙角的公子淡淡唤他。话语转瞬即逝却依旧在耳旁、脑中回荡。轻轻冷冷,低沉不带一丝抑扬顿挫,喜怒莫测。使人一瞬有错觉,觉着这声音是回荡山洞中而非自身脑中。

闻声,混沌莫名双臂一抖,有根羽毛搔痒撩拨似的浮游过全身,层层鸡皮疙瘩迅捷从双臂蔓延至四肢百骸,随后些许扭曲、些许诡异地从头至脚狠狠打了个颤。

百载岁月,听过的何止寥寥数次,可每次听来却总莫名地有些不适,从前是发自心中的厌恶与几乎要呕出来的抗拒,如今是酥麻入骨、淡却绵绵的莫名情绪,微暖,捉不着。

一时寂静。

倏而他转身气急败坏似的咬牙一把劈手夺下白龙手上头面,略略一眼,一言不发又回到妆台前重新上妆。
真窝囊!

手上动作愈发粗暴迅速,心中冷冷嘲嗤自己的屈服与软弱,胡乱将唇色抿上又用朱笔勾画唇线。
干脆利落。

敖烈目光随混沌手上动作而动,瞧他大刀阔斧地动作,飒爽潇洒一收笔,线勾回,有些怔怔地出神,思绪不可抑制地随那抹暗红朱唇水浪冲堤般肆意澎发。

他似乎恍惚中脱离肉躯,看到桂花糕重叠那人唇上,自个儿轻巧点了点儿,软濡却弹性极了,一口咬下,自是芳香四溢,唇齿笼罩于不可形容的,恍若浸在天然温浴中的满足、舒适。

食指结骨上筋络猛然跳跳,在有所动作前便被瞬间回笼的神智狠狠压下,以至于敖烈几可骗自身那不过是瞬息的出神罢了。

龙性本淫,混沌肉身确是美艳清媚,他有一丝淡欲不足为奇。

他本可这般骗骗自个儿,而当混沌妆毕捻指轻启檀口吟唱时,他方知何为不可为。棉绸浓烈似烈酒锦灼般张狂恣意从四方接天连水涌来,汇成一道浊流源源不断灌进他心间,压成一潭汹涌滚激的浪墙,撞得他心口发痒,直至闷到痛抑难耐。

挑眉轻唱,眼波流转风情千种,身段妖娆,步履摇曳勾魅万般。乌丝飞扬,一弧过心,烙印隐痒。

全然那人面前入戏模样,挥不去、隔不走。

风卷幽发,打于神志游天者面上,打不醒他昏乱头脑。敖烈五指渐成拳,轻微脆响,眸光幽糜,不辨是非。

约莫前溯几十载,他第一回赠那妖以头面翎羽,是贵妃醉酒罢,臃华瑰丽得很,那妖不知怎生一幅高兴模样,如今……

呵。

无事想那妖作甚……

风似不知人愁恼,愈演愈烈,直卷衣袍翩若蝶,撞在背梢却无觉。入戏者小步青莲,绕指轻勾,映入赏戏人眼中,截然已为不轨。

拂袖转身,利落跨步;低吟龙啸,坠颅入水,溅飞一地阴郁。

坏了。

敖烈沉吟。

“诶呀,你……”

那厢娇伶仍痴迷戏里戏外一场繁华俗梦,幽幽靡靡唱尽了词,却不知词中真意,只道曲好悦耳,尽欢无碍他人即可。

而不知,已素手无心扰得一汪寒水涟漪荡漾、无可宁静。

————————————————————————————————
注:本章中对仗诗句皆为本人原创,禁止转用,多谢合作。

评论(4)
热度(12)
©曳血流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