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殊途同归(2)

既然有人愿意蹲坑我就继续发。
这张算是过度?_(:з」∠)_
最近吃太多好像减脂要前功尽弃了。我去趴会儿装死。

拉灯!放文!
——————————————————————————————

封其内穴,夺其妖丹,仅余百年功力并愈其伤势,敖烈一气呵成行完便将混沌随处扔在涧旁的小山洞中,还十分有良心地给他换了一件同款色的衣袍。

他仔细端详过混沌。

狭长细眉似远山粉黛,微挑凤眼狐般诱惑柔媚,带着清浅阴惨寒意,一笔一划细细勾勒而成。英挺却不凌厉的鼻翼,线条极尽幻觉似的魅惑倒显得不真实。唇薄精致,唇线流畅似画师精细描绘,水润晶莹令人生出一亲芳泽的欲念。

白皙脸颊,娇媚倾城,恰似落入人间的一滴水墨。

敖烈不动声色将他容颜尽收眼底,沉默良久眼中忽的浮转不明情绪,雾云迷迭看不清,龙须一摆转身呼啸跃回湖中。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行行度桥,桥尽漫俄延。身如梦里,飘飘御风旋。清辉正显,入来翻不见。只见楼台隐隐,暗送天香扑面。”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啊,在广寒宫。”

……

粉面覆容,翎羽加身,翡玉点饰,执把小扇将眉挑,轻勾薄唇眼波娆。

混沌日日启唇把戏唱罢,或昆曲,或京剧,或秦腔,或越剧,形色百千,腔调或悠扬婉转,或刚毅啼血,或低声哝语,皆十分精彩醉人,在敖烈眼中自是畅快非常,可在混沌心中,唯一所爱竟被当做折辱自身求全的工具,令他辗转反侧,寝食无味。以致每每敖烈睡下盘亘在洞口外,他都一动不动躺在里头宛如不瞑目的干尸一般毫无焦距地盯着敖烈。

不是眼神溃散,是恨意浓烈至如斯地步。

一日复一日,终年不变的情形让他有些恍惚自身时间停止在噩梦中的一瞬,无法挣脱,无法逃离。久而久之,对敖烈的恨亦已麻木,仅余不甘,只当触到敖烈当初下的那道桎梏还会有些许怨懑。

春花秋月,夏虫冬雪,四季倏忽过,白驹骋几度,百年光阴匆匆流水,闲适恬静得让敖烈无端生出几分满足,不时喟叹日子如此细水流长也是不错。

但他忘了,妖王心怀反骨。

注:戏曲节选顺序分别为《牡丹亭》《长生殿》《贵妃醉酒》
——————————————————————————————tbc

评论(4)
热度(9)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