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血流滟

上一篇 下一篇

殊途同归(1)

有愿意入坑的么?愿意入坑的小天使们请点一下红心可好?如果没有我就删了当没写过。
白龙设定是冷酷凶残与妖无异,不过较之妖多了仙籍。因为从剧中他要吞了江流儿以及西游记中他吞了唐僧的马可见他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我也不认同以降妖除魔为天职这个设定。
另外,混沌在此篇中也不是软萌,而是不断作死作死。我本人觉得他有点像孙悟空,但他做不到孙悟空的狠与嚣张。所以就是一个带着傲气的狂犬病受。
以上为本人个人意见,不服来撕。
不是一见钟情!不是一见钟情!不是一见钟情!
重要的事说三遍!
不可以不爱我!不可以不爱我!不可以不爱我!

拉灯!放文!
——————————————————————————————

一身狼狈,血肉模糊,伤残不计,随水飘零不知归处。

他嗤:一方霸主,平日里称王呼候的,如今被那臭猴子一棒子打成这副模样当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彳亍逃遁,茫茫然然,诺大一个五行山竟寻不出一丝可暂安之所,枉他素日为王,现下真真儿叫人嘲讽。

忍不住自个儿灰心,满心愤懑,恨意夹杂滔天,更恨不得将那分明与自身同为妖魔的臭猴子一口吞下,连渣儿都不剩。

可现在,却是他什么都没有余下。

火焚焰灼的伤痛自伤口流尽四肢百骸又强势汇尽心里,绞得他几乎便要缴械自尽。魔息微薄,只得勉强维持人性,不过自身这副人性现下看去也应与魔鬼无异罢。

混沌咬牙,忽的眼前光晕一炫,整个身子瞬间失去知觉,一头栽入水中。

待他随水靠岸时已不知今晨几更。

碾碎五脏的痛迫使他转醒。狭长细眉急促蹙动几下,嘴角生生烙出血来,睁眸时已是他人掌下囚徒。

那是一双雄悍兽爪,披银鳞,生微蓝趾甲,微末带钩,掌心中空上凹,俨然一只龙爪。也得亏混沌如今是人形,否则眼中定然只一团模糊。

他知晓,现下碾压他的是那条驮着臭猴子来他家门坏他好事的蠢龙!所以更恨不得立马现出原型一口将其吞下。可他如今微薄力量,莫说化形,便是维持人形亦然实属不易,又如何报仇?

混沌扭头回首,恰巧直直撞进一双金眸。那眸子光华流转,似含广寒月光,却偏生冷得慌,赤白炎日下都只感寒冰凛冽,如刀锋刮过颈间大脉,叫人不敢动弹,生生僵在那目光下。

威严,不带生气,宛如冰川枯谷,一潭荒芜。

正待出言,那龙却开口夺先机:“堂堂妖王,不堪一击。如此下场,倒是甚得本殿欢心。”

空幻声响传遍山谷嶙峋,那声色低沉喑哑却微微上挑,好似琴奏的低吟声,淡却重,一点一丝沁人心,邪佞得很,倘若忽视里间几分嘲讽低刺,混沌承认,那也是赏心悦目的。

但此刻那条死泥鳅眼里写满讥讽嘲嗤,带出几分戏谑,仿佛在瞧着一场什么滑稽的戏,外带龙族近水天生带的湿淋淋的寒意,刺得他浑身不爽快,真想一爪子戳瞎那条死蚯蚓!

“嘁!敖烈,西海三太子,因毁坏玉帝所赐之明珠而被贬鹰仇涧,剥夺仙籍,困于此处不得出。说到底,你也不过是条水里的蚯蚓罢了。轮起身份倒是比本大王还低。放开你的臭脚,熏得本大王够呛!”

他一字一句腔调婉转清晰,悠悠扬扬若唱一曲情思,却字字带刺,句句不屑,模样像极了人间那些华衣锦服的人站在街头骂着乡下上不得台面的脏话,优雅却分外刺心。

敖烈眼眸光亮几闪,瞬间沉落下去,正欲开口说什么,却又被混沌嘴快堵上:“不知本大王要是一状告上天庭,龙三太子不乖乖呆在鹰仇涧却跑出来玩乐,后果会是怎样有趣?呵。”

短促的轻嗤还未落幕,白龙却已作出不满的宣泄。

“哈啊……额!”

混沌哑声闷哼,沾满朱红的眼眸梭然睁大,泪水不自觉流出,身体被硬物猛然贯穿的痛楚刺激每一处神经,每处都在狠命地战栗,连眼底深处都止不住地颤抖,能做的唯有用尽仅余气力撕扯喉间发出压抑的呼声减低痛苦。

血液遍地缓流,摊成一幅国绣。

还未待他自救,却看着自己的身体凌空而起往那白龙嘴边去,不由恐慌起来。

这龙……是要吃了它!

“呵额……”

嘴角一抖,急促呼吸一声,咬牙切齿低眸垂眉思索应对之策。

那龙看着自己爪上物什亦不着急处理,饶有趣味地打量那张破败憔悴的脸,看着昔日妖王在自己眼中若隐若现的六足黄囊原型的丑陋模样,冷淡寂静的金眸更是多了几分厌恶恶心。

“你能么?”

低沉嗓音字字带刺戳进混沌心间,只他还未反应,白龙已有动作——举着爪子龙口大张将他送进胃里。

“慢着——!”

危急下惊呼,声量已然拔高至不成形,颤抖的音尾带着惊飞鸿鹄的凄厉回荡山谷中,面容已然疯癫,眼眸大张仪态全无。

此刻已顾不得身上撕裂苦痛,他低声喃喃重复着几句“慢着”,咬牙切齿似不甘又好似冥思苦想。

白龙兴致被挑起,此刻缓了雷厉风行的打算,龙须轻轻扬动,威严龙眸微眯,好似打量盘中餐、枪下鬼的藏于暗夜中的掠食者。

此时正是夏日时分,花艳难掩倦容,敖烈在这大日头下站了大半宿,虽说龙族近水不畏炎,但生灵倦性发作亦免不得昏昏欲睡,不满闷哼一声,提醒混沌该作出答复了。

混沌被其苦苦相逼,不得已下偏头低声嗫嚅着颤声道:“你……你如何才能不杀我……”

声量十分之小,怕是面子上转不开,但他的嗓音轻柔婉转有如鸟类轻鸣,此番倒是软嚅戳人心,恬静得紧,亦十分悦耳,敖烈心上舒适不少便也不多计较,只轻笑一声,依旧冷漠吐出一字一句:“要本殿不杀你,你的筹码呢?”

“你……”混沌噎住,猛然抬头盯住白龙,目光狠戾似有幽光浮转,待看到白龙眼中温度渐渐冰冷才恍然低下头,将戮心之言使尽全身气力字句蹦出,“我会唱曲儿,三太子若不嫌弃可将我带去,全当消遣。”

他下半身已失去知觉,上本身也在渐渐麻冷,但让他自降身份去给一条坏他好事的蠢龙低声下气作戏子已是极限,若那蠢龙还不满意,他亦只好拼死一搏。

他并不会死,只要天地尚存,只是他厌恶失去记忆的无措以及初成型的脆弱不堪。

敖烈并不多言,甩其于半空中,龙尾顺势一卷,呼啸而去。

穿云腾风,天地变色,踪迹莫测。

而混沌早在他动作前便已撑不住而陷入昏暗知觉全无。

几近陨灭消散时撑住这么久已是极致。
——————————————————————————————
tbc

评论
热度(28)
©曳血流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