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蔺流】老婆孩子热腊肠

1、这是 @白米饭 的点梗。

2、终于可以写古风了,哇咔咔,欧欧西见谅!

3、请转换闽南语,保管更爽,lo主最近掉进霹雳的坑爬不出来了(ˇˍˇ) 


拉灯,放文!

———————————————————————————————————

战已休几许,那抹修竹倩影亦早归尘土,带去半世流离多舛,却带不走金陵琅琊上的沉郁悲愁。

哀乐且停,变故又生,

梅花早谢,琅琊阁上白衣凛然,扇似随风动,桃花眸微挑,寒光沁骨,杀气渐溢。身旁时时跟随的一抹明蓝此刻却不见踪影,空气孕育凌冽阴谋。

大风过境,人影几闪,消失眼帘中,好似从未出现。

新出绿芽整齐截断,轻轻飘落,战火,一触即发。


乐声靡靡,歌舞不休,温香软玉细腰肢。

子夜幽幽,剑光狠戾,地狱鬼门罗刹眸。


狱中。

明蓝身影沉寂昏迷,粗简茅草杂乱,肮脏虫豸横恣,外有狼虎蛮夷肆机。是毒,是辱,是生,是死,谁知,谁说与?

但见酒肉肢体瘫软遍地,调笑辱骂不绝,唯不见一丝光明,此刻少年呼吸已弱,却不知生机何在。

北境狼子不忿败退,蜗居一处小地饱受鸟气,少年不过一火点,偏生可怜累及性命尊严。

密不透风的底下狱忽而风起,携带血腥杀气,那人一席薄衫白衣,一把折扇舞得绚丽诡谲,款步静入,袖底暗藏铁镖利落旋出,收割性命,一人的神,万人的魔。

凄厉声起,不同于笙乐,是阎罗殿上怨怼冤仇无解的破败鬼啸,是对生命流逝的不甘,对无力的痛惧。

“你们,该死。”

无波无澜的一句,风轻云淡,却有如阎王挟刀过身侧,脖颈一点红。

遍地嫣红,充耳不闻,衣袍摇曳掠过,沾染猩红,仿佛暗夜中隐匿牡丹,诡秘莫测。

“飞流,我们回家。”

不温不火,身侧飞旋白光,匕首断木桩,功力汇聚振开一片。木屑飞散,他倾身掠入,将少年轻柔抱起,探其脉,凝力指尖点其身上各处大穴,夺门而出。

欲少生事端,不料天公不作美,那醉得七荤八素的北境王竟精神矍铄,立在门外,不知是瓮中捉鳖还是守株待兔,或许都无差。

蔺晨抿唇,将怀中人转移身后,执扇之手一紧,忽听一声低喝,嵌满玄铁的折扇直取北境王喉间大脉而去。

眼看将成,却见那魁梧男人眼下暗光掠过,十指成虎掌,掏心夺命。

是你逼我!

蔺晨心头火起,右手收扇,左手匕首顺势而出,毫无夸耀显摆之招,寸步间已近北境王灵台。

魁梧男人见形势不对,本能侧身,仍旧被削掉臂上一肉,疼痛难耐,脸面上更是无法挽回,不由沉声一喝:“废物!还不快上!”

且说他二人过招不过瞬息间,随行而来的士兵还未来得及反应,如今被训斥一通,心中也是窝火得紧,操起手中利器便往前冲。顿时一片混乱。

蔺晨虽修为极高,因是琅琊中人不便上榜,但俗语有言:“盲拳打死老师傅”,如今被这群人围着打,亦是累得够呛。攻防间已是乱了分寸,大有乱行招式之意。

白袍血染,在他伸手挡去身旁一道戟时,不防被北境王暗算一道,登时手臂上阵阵猛烈巨浪火蚀炎焚般袭来,脑中嗡鸣一声,再睁眼时已是体力不支。

心念背上人,亦知当务之急非是杀戮雪仇,便抽身急退,忽而极尽全身内力,一声大喝,便是怕候在外头的人不知:“萧景琰,还不速速派兵收拾这害你媳妇损命之人!”

声未落,他却已快脱力,也不管包围圈那一瞬的骚动,勉力提起内息,运至身躯五腑百骸,手上动作不停,脚步疾飞,飞快逃离。

“哐当”一声,匕首被那可恨男人打落,蔺晨心火更甚,却借机躬身,从那人身侧仅留的一丝死角飞速脱离,不再恋战。

玉冠锦袍的男子已然带兵围剿可恨之人,外面是广阔荒原,一星月色,残云秃鹫,真正海阔天高。

身后人忽的一声嘤咛,蔺晨气一脱,眼前金星眩起,两人双双栽下。

磕中鼻翼一刻他想:定要将那弑我兄弟,掳我心悦之人的丑八怪做成腊肠,叫他今世来生不得安眠!


“坏人!”

少年狠骂一句,将手中糕点掷出,砸中白袍轻扇之人,却只得一脸戏谑笑意,不由忿忿飞身如鸿雁,离去。

白衣公子吊着胳膊,亦步亦趋追去。

绿意盎然,春意蓬勃,断崖处蓝白两影,依旧好风光。


评论(4)
热度(22)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