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蔺流现代黑道AU小短篇

感谢 @末九 的图以及  @菠萝好忧桑 的脑洞,这篇写得很仓促,请见谅。

http://overnine.lofter.com/post/1d1bd3c0_8fd3117太太原图出处。

才不会告诉你飞流主动了呢!


寂夜流星,四荒无声。

子弹迸出将寂夜狠狠撕裂,炮火声一瞬同起,燃起无边业火,周遭大树尽数点燃,仿若凤凰涅槃的劫,紫蓝幽红的影如鬼魅般狰狞呼啸,似即将吞噬性命的狂妄与兴奋。

一道黑影矫健蹿出,未走几步神行一颤,几乎倒下,隐约中回手给了一枪,捂着左臂脚步加快,逃窜在业火中无影。

“小屁孩,别想跑!操......shit!”

炮火中男人暗骂一声,避开飞来的子弹,把枪往地上一砸,几步跑出了火场。


翌日,城南。

废弃塑料厂内,男人背对大门坐在电脑椅上,看不清样子,逆光中却映出姣好、令人赞叹的侧脸。

他手上捧着张报纸,正想翻页,大门却被来人匆匆撞开,动作也就戛然而止。

来的是个白衬衫、牛仔裤的小青年,耳后隐隐约约闪现一条狰狞若蜈蚣攀爬的痕子,昭示他并非像表面看上去那般清秀纯良。

“哥......嫂子被阴了!昨晚兄弟找到的时候,正躺在荒山那路边躺着人事不知。不,不过还好,已经给送您家去了......”

他喘着粗气,有些咬舌一样说着,想来是刚从男人家跑来,累得不轻。

“哦?哪位兄弟胆子这么大,敢动我家小飞流啊?”

调笑般话语传出,但语气冰冷如斯。那人转身,几声枪响,刚刚还好好躺着的报纸便这么可怜地当了炮灰,被射得一干二净。

青年此刻已经缓过气,恭敬地朝蔺晨微微鞠躬,轻声道:“是城北那个,请着嫂子当枪使,但竟然出尔反尔,找了......”

还没说完,已被蔺晨打断:“受我累的。走吧,该去见见那位老朋友了,叫上兄弟们一起去喝杯好茶。”

他一字一句缓缓道,仿佛要喝的不是茶,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青年神色一凝,点点头迅速出去通知自己分散各地的兄弟。


“fuck!”

战火一瞬被点燃。

脸上一道沟壑纵痕的男人猛然站起身,拔出匕首狠狠插在价值不菲的红木桌上,猛唾一口,仰头睨着蔺晨狠狠骂道:“蔺小子你他娘的想干啥!不就是个杀手么?老子想杀就杀,关你屁事!”

话语落地,他后边一干男子都上前一步,年岁不同的脸上是如出一撤的冷漠与狠戾。想来这就是小青年说的城北的那个了。

反观蔺晨,倒是悠闲得很,照旧不慌不忙喝着茶,一会儿才淡淡笑道:“他是我的人,北主不会是想坏了约定吧?”

“那屁约定,”男人咧嘴嗤笑一声,荫翳眼眸一片冰寒如狼,“是我那死鬼爸定的,老子早他妈想不要了!凭啥子我们城北的不能拿你们城南的地儿?!呵呵!等你这小不点死了,那鸭子老子还不是想杀就杀,想、操、就操!”

他最后四字字字停顿,清晰在车库中回响,惹得一干城北的人大笑,眼中满是赤裸裸的欲望与不屑。

蔺晨垂眸看着手上茶杯,沉默一会,忽然笑了,迅雷之速抽出已然上好膛的手枪,正正对着男人天灵盖。

“正好,我也没打算履行那约定,让伤了我家小飞流的人活着。”

气氛凝固到极点,一瞬间不论站在那边的人都抽出了抢,狠戾相对。

蔺晨的人从外面冲了进来,个个沉默,手上都是顶好的家伙。

不知是谁先开了一枪,打破了僵局,立即有人扭打一处,车库里是钢铁碰撞发出的咆哮声,还有肉体倒下的闷响。

下午茶的时间,咖啡厅里还放着悠然音乐,这里已是血流一片,满目成河。


蔺晨缓缓走上别墅的二层,后脚因受了撞击而走得有些踉跄,他在门外顿了顿,将浑身上下整理了一遍,这才小心翼翼地拿出钥匙,打开门锁。

飞流已经处理过左臂伤口了,眼下不能乱动,只好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个一个频道无聊转换着。

他看见蔺晨回来,静静地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开口道:“血,脏,洗澡。”

蔺晨愣了愣,嘴边的“蔺晨哥哥回来了”就此咽下,不禁有些脸黑,正想过去看看飞流的手臂伤得怎样,不料却被一把推开,只听见那人拧着眉头执拗道:“洗澡!”

他有些无奈,又有些气愤,跺跺脚,恨骂一句:“小没良心的!”就回房里拿衣服去了。

蔺晨洗完澡后从浴室里出来,看见飞流已是昏昏欲睡,随便扫一眼家中,看见有类似镇定剂的药物出现,不由有些黑下脸。

那群家伙果然给飞流下了药,他此刻都有点恨没有好好折磨他们一顿了。

“药。”

还有些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唤回他的思绪。

眼前是治跌打撞伤的伤药,以及那张打着瞌睡的脸。

他盯着他,良久叹口气,结果药,将飞流一把抱起,带回卧室里,边走边似埋怨地念叨:“小飞流啊,你就不能不干那活儿么?蔺晨哥哥养得起你。唉!”

走着走着发觉怀里被塞了样东西,大约是方盒子之类的,他有些哭笑不得。这人还真能闹腾!

“戒指!”

小小的两个字,一下子把蔺晨砸懵了,他飞快将飞流带回卧室,小心翼翼放在床上,将胸前被塞进去的盒子拿出来,打开,正好是一大一小的男式戒指,圈内刻着他们名字的首字母。

“不是...这...这这这,小飞流,你给我说清楚...!”

他拿着那盒子怔愣许久,也不管人睡没睡着,直接捞起来,语无伦次地问。

飞流睡得正香,一巴掌拍在他脸上,迷迷糊糊哼哼几声:“苏哥哥,戒指,结婚......”

后面的话越来越小声,直至有熟睡的轻微的呼吸声传来。

蔺晨有些默,将正合适的戒指给自己和飞流戴上,掖好被子,吻吻那人眉间,躺下入睡。

他忽然觉得,这个损友也不算是毫无节操。

一夜好梦。

(完)

评论(12)
热度(33)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