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靖苏毒药三部曲】之二(分道扬镳)

食用说明:

毒死不负责,请自行准备好棺材

这三部曲是送给我炮友 @缘君 生日礼物的,不喜欢可以直接退,不勉强。

三部曲进程提示:生死→生生→三次元到二次元的距离

tips:有一句话是第三部曲的预告

放文,拉灯!

——————————————————————————————

那一战,梅长苏没有回来。

甚至蒙挚亦不知他藏身之处,若非那座古朴简雅却处处布局精致细微的苏宅仍旧逶迤在金陵城,狠狠扎进萧景琰心中,他几乎便以为:梅长苏是场梦,林殊未曾归来,他葬在了风雪茫茫、素衣银妆的梅岭,马革裹尸却不曾还。

日久后,当已为国母的柳氏回忆,当日仍是太子的萧景琰把自个儿关在房中,两日两夜,毫无声息,当时进去时,他早已晕厥,只余浅浅呼吸将众人安抚。

上好木料制成的几案上是慢慢一沓字迹工整苍劲誊抄的卷宗,默默无声,似乎一场旧梦,一把老旧锈锁,生生将现实过往撕裂,封锁不留痕。

好似繁花,梦醒无迹。

忆此,柳氏至今还有些怔忡,萧景琰醒后的举动惊得她想来还觉是黄粱一梦。

身体康复后,勤政爱民的靖梁帝头一回在非修沐之日罢朝,将自己扔在猎宫,辜负了一日韶华好时光。

跨马出发那刻,柳氏亲眼瞧见,抚着手上朱弓的萧景琰抿唇移目再三,眼角忽的便淌出泪来,光华照耀下炫目刺心非常,不多时,轮廓英武的脸便已泪流满面。

声声抽泣哽咽带着他声音特有的阳刚,宛如雪原高山上血月之巅的孤狼独啸,凄厉悸人,哀转久绝。

她那刹几以为自己眼神出了毛病,只能整整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喉间有什么哽住一般,压得疼痛难受异常,无法挣脱。

她不知晓为何,她对他有倾慕那无可厚非,却多是敬畏,如今这般,与其说是嫉妒,倒不如是因他与那白梅般的男子不得善终而有几分哀戚罢了。

那日,萧景琰在猎宫策马挽弓,仿若那人还在的日子一般。

他去了那条隐蔽曲折的小道,静静趟地,观天看星,席地幕天,想着那些几乎化为刀锋将他凌迟无地的回忆。

那条道,是小殊与他一同发现的,亦是誉王造反时他快马加鞭搬回救兵解围获赐却心心念念只此一人所踏的。

可如今,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小殊,梅长苏,他的,小殊,再也没回来。

呵,他是否欢喜他,是珍是弃,又有何区别?

那颗花了好大功夫取回来的珍珠,此刻更像一粒石子,讽刺嘲笑他的愚昧。

他该阻止他的,他该早些发现的……

曲肱而寝,朱弓置身侧,一滴泪缓没入土,沉寂无声。

复朝后,萧景琰心中之痛渐渐淡漠,依旧每日忙忙碌碌至子夜,只在看着奏章时自然而然递出的卷宗良久不曾有人接过时才恍惚惊觉那人已不在了;只时常看着辽阔夜空会突然感到莫名无力涌上心头,仿佛溺水之人般在蔚蓝水中看着自个儿四肢渐渐无力,垂落,抽搐几下便无声无息,缓缓阖眸再无知觉;只每每在寒冬时分凝望宫中白梅时整日整日出神,恍然不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朝朝暮暮,韶华静逝。

然于大战后,梅长苏曾乘马车回过一次金陵,蒙上半白的纱,于市井之路而过,恰巧萧景琰也在那日策马过街,可惜相逢对面不相识,不见故人欢,不见故人愁。

淅沥小雨,几声吆喝,淡淡惆怅绺发丝。

从此江湖朝堂,不相往来。

——————————————tbc——————————————

评论(11)
热度(16)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