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靖苏毒药三部曲】之一(梅不长存)

食用说明:

毒死不负责,请自行准备好棺材

这三部曲是送给我炮友 @缘君 生日礼物的,不喜欢可以直接退,不勉强。

三部曲进程提示:生死→生生→三次元到二次元的距离

下面放文,黑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陵风涌,冬季凌冽,红梅簌簌静绽,百转千回,兀自作乐,空无旁人。

像极了缱绻又虚无的情分。

随着年号上数字的叠加,帝王已不大走动了,便是轻狂年少时的弓剑亦早已束之高阁,年年岁岁不过寥寥数次相碰,屈指可数而已。

“蒙卿,你瞧朕这些年……可使天下太平了?”

男子略苍老而依旧当年沉稳的声音徐徐叹出,宛如枯井中投石子,“叮咚”一声也无,沉寂幽邃,藏着金陵近三十年巨变世人早不知的密事。

“额……陛下几十载尽心尽力,改朝风换民纲,天下自是太平繁盛。”

蒙挚握剑的手一僵,嘴角微微抽搐僵持,支吾少顷才低声若往常一般手势轻摆道。

他已不再年轻,昔日琅琊榜上的高手都快成耄耋老翁了。双鬓染白,虽束冠依旧墨发,却掩不住韶华用刀在他眼角随意而轻狂的几笔寥寥勾画。

三十余年,江山依旧,故人已非。

“嗯……那就好。”

萧景琰抚着手中耀发光芒、因平日常被抚弄而光滑异常的珍珠,音节在喉间低低溢出,淡却稳,帝王威严,沉得紧。

蒙挚不知如何作答,索性便沉默不语,静至一旁候命。

一时无话。

片刻后忽地传来一声细碎如蚊呐般的啜泣,在这算不得辽壮也称不上狭小的一方书阁中炸出水炮轰震,声如雷响。

咸涩泪水只一滴,自帝王眼角顺漫苍老轮廓泅下,溅在步步叮咚的地上,不见人言。

他将珍珠置于几案上的锦盒中,撑著地面微微借力起身,稍稍佝偻着身躯往外一步步沉寂又缓慢地蹒跚行去。

“朕……想一人走走……”

缓缓一叹,若跨千年。

或许还有百姓记得,或许世事早已被时光吞没,三十余年前那个而立之年的太子也曾是弯弓射大雕,舞枪落蛮夷的赫赫将军,可如今他六十有几,早不复盛年,恍惚间自己才发觉这多年的一场梦,竟是比人命还真,不是南柯,不是黄粱,而是伦理勾描的尘寰。

步步脚印,没有千呼百应,没有三跪九叩,只有门庭风凉,独自暗伤。

他立在依旧如新的苏宅前,轻轻唤一声“小殊”,却听不得应答。怔了半晌忽而回神微微扯下嘴角,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随后无可自抑地掩面而泣,宛如北风,呜呜作响,寒上天宫更三尺,雪久人无声。

……

三年后。

靖梁帝驾崩,谥号松梅,举国同悲,素衣简食三月,宫中仪度一切从简,不兴盛事。

民众纷扰这谥号松梅何意,如此一般,未免太过娘气,不符天子尊贵,或云缅怀故人,或云先帝作风似松梅,谥号如此,不足为怪……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且不说谥号,这靖梁帝留下遗训亦十分怪诞,不愿葬于皇陵,却偏要去那冰寒彻骨,白雪覆裹的梅岭,尸骨未寒便给自己找罪受,真真儿是奇得很。

当年那几个知情的人晓得后半晌无语凝噎,随后便是一声轻叹,千言万语如鲠在喉,皆随昔人逝去消散,再无踪迹。

一对浩浩荡荡的仪对,扬撒着与雪一般的金银纸,一曲悲乐空林传响,哀婉久绝,可他们绝不会得知,在距离当今天子父亲的墓不到十尺地也有一个墓,碑上居中嵌着丸鸽子蛋大的珍珠,上书“故梅长苏之墓”几字,蚕头燕尾,如其主人,敛眉温雅,水波不起,宠辱不惊。

十尺又几,几步之距,然墓隔千里,相知却不得相见,空叫人恨。

白雪渺渺,昔人空谷尸寒;银风曳曳,今苑梅花无欢。

评论(2)
热度(23)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