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重看了芈月传然后被翟骊虐得要死要死的。
什么一山不容二虎,什么家国使命都可以往上套。
战国时期真的太神奇了,什么不符合伦理的东西都可以往上套,只有生死才是最本质的,而芈月作为一个女人,生有男人的志向与谋略,但她作为小女儿情怀的一面在这生死厮杀的时代中却令她苦痛不堪,其实她不算一个好母亲,更不是一个好妻子,她终究忘了嬴稷是王,为王者,塌下安容他人安睡,而翟骊是草原上的狼王,更不可能拘在深宫庭院内,他只适合在草原上对月长啼。
狼的温柔留给了伴侣,可惜芈月不懂男人,她的柔弱坚韧,目光远大吸引了那些男人,她却自己将那些温柔推远。男人有种不可明说的自尊,有种女人不具备的刚烈,并非说女儿不如男,只是男子看得远,看的宽,相对而言,对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反倒不知如何处理,看得过重。
最后不论芈月与黄歇,还是芈月与翟骊,都是互相折磨,无一善终。
芈月本为娇娇女子,奈何时代所累,一生碌碌多舛,纵然是个有名的政治家,军事家,策略家,一个很好的上位者,却不能获得一个圆满的家庭。
只可惜可怜了我义渠君了。
草原上的狼,应在草原上狩猎。

评论(1)
热度(10)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