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血流滟

上一篇 下一篇

【all叶‖韩叶】(人鱼)书中自有颜如玉系列——大漠孤烟直不直(上)

※all叶,但cp单独成篇,请放心食用
※梗自  @展家小猫爷  ,请戳猫爷po寻梗与设定。
※人鱼梗有私设,火辣辣的车,有生子后续。
※关于叶秋怕韩文清太凶,叶修第一次痛死也是猫爷的梗hhhh
※我不管不管,就是要苏叶神,苏韩队,上车记得打卡哦!
※刚小猫爷记错题目了,所以我打错tag了,笑哭。
以上都没问题?OK,拉灯放文↓ ↓ ↓

————正文

叮咚——
大漠孤烟:〔图片〕
“嗯?”叶修嘴里叼着根烟,沉沉吸了口,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眉眼突然柔和地弯起,带着惯常的嘲讽轻笑出声,“不愧是拳皇大大啊,就是直接。”
韩文清发了张手写图过来,两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笔直挺挺、遒劲威风地屹立在上面,笔画干脆凌厉,笔锋清晰整齐,内敛中带着一往无前的自信与坚定。
不愧是霸图的汉子,果然是联盟里为数不多会好好写字的人。
叶修暗笑,修长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十分迅速地回复过去:“韩文清大大那么干脆啊?(笑眼)”
那边默了两三秒,又是消息提示音——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叶修,我喜欢你。
这记直球直接化作一个圆滚滚的大冰球砸在叶修身上,他抓鼠标的手抖了抖,浑身一个颤,感觉毛孔上边全是冷气,凉嗖嗖的,下垂眼尾微微睁大,漆黑瞳孔折出光华,惊讶得似个孩子般无辜。
略略停顿,叶修将快烧到指头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习惯地抖了抖烟盒,却又把抖出来的烟重新塞回去,另一只手轻轻叩敲桌面,神色晦明,眼眸沉沉,看不出心思。
屏幕对面有了动静,短短几个字。
大漠孤烟:我去找你。
叶修嘴唇微分,似是个未说完的“额?”,盯着屏幕发愣,好半晌他忽的挑起嘴角焕发出耀眼的自信,微笑着答复——
“好。”

“唉,老韩,来了啊!”
那人微眯着眼嘴角上挑边笑着打招呼边走进来,自发坐在韩文清对座,扬手照来服务员,将菜单递给韩文清,让他来点菜。
韩文清盯着他,一会后缓缓朝他点头示意,嗯了一声,又点了几个他喜欢吃的菜就静静地打量周围的环境。
周际草绿包裹,散射光线透过窗户折进草丛中又破碎星点,桌与桌间以略矮的半透明橱窗相隔,舒缓曲目悄然不觉地静静流淌,对座那人双手捧茶静静喝着,嘴角笑意不偏不倚,恰到好处,腰身习惯性挺直着。
太安静了。
韩文清紧了紧眉头,沉声一字一句清晰引惑:“你不是叶修,你是叶秋。”
肯定直白,他以直接强硬的态度索求一个最明白的答案,不接受迂回虚假的饰演。
对座的人神色不改,挑了挑眉,笑容愈大,精致指尖轻轻叩击着瓷杯,笑看他,没有回答。
毫不犹豫,韩文清再次发问:“是叶修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他的眉习惯皱着,凌厉至线条清晰干脆的眼静静目视前方,自己对面那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看不出悲喜,只有一双眸在幽幽漾着不甚明显的波澜。
叶秋知道瞒不下去了,便也不再隐藏,挺直腰板,脸上带着看似亲切实则疏离的微笑,声音淡淡:“你怎么知道的?”
韩文清举杯抿了口茶,视线越过他看向后方的大门,十分平静:“你太安静太自然了,叶修很少来这种地方吃饭,不会主动去点菜,更不会挺着腰什么都不说。”
十年宿敌,最佳搭档。
叶秋眼里多了几丝玩味,正想开口却被门外吧唧吧唧软趴趴蹭进来的叶修夺了话头:“笨蛋弟弟,这么容易就想骗过老韩?你又不是哥,怎么可能呢是吧?”
一丝笑意,一分问责,两分打趣,剩下便全然是嘲讽,那人惯常的慵懒带着稍稍沙哑的嗓音极其高调地飘荡在他们这一桌上。
这才是叶修。
“喂,混账哥哥,我可是为了你好,你看他脸那么……”
叶修打断叶秋,笑着朝韩文清自证清白实则打马虎眼:“诶,老韩,这可是他自作主张,我什么都不知道!”
别以为他不知道还没进门的时候就被他盯上了,以他对老韩多年的了解就知道刚刚那个问题还没解决,那双沉黑沉黑的眼就那么波澜不惊地盯着他,盯得他一阵心虚。
唉,疑心生暗鬼呐!
毕竟以后孩子还得交给老韩养嘛!
侧着身,叶秋直瞪他哥,刚张开口就被叶修捂住嘴扯到了一边鬼鬼祟祟同流合污。
“你的脑子带着智商出走了么,笨蛋弟弟?”
“……!!!我靠!什么跟什么,你个混账!?我是怕你第一次……第一次就这么粗暴难受!”
“哟呵——心领了哈,赶紧的,麻溜地去给我把喻文州那边收拾干净了!规矩是你自己定的你这小子反倒自己耍赖。”
“诶诶诶——不是……我又不是你,怎么去……”
两个人推搡间逐渐偏向大门,叶秋双眼瞪开,作垂死挣扎,却被叶修拖到门口丢出了饭店,在店门口抓着头发胡噜一把,烦躁地骂了声粗口,大步走向黑色的车子,“咻”的一声跑没影。
让那混蛋被搞死得了!
叶修习惯性微耸着肩,看着叶秋开车走远,轻轻哼笑一声,不疾不徐走回座位,略微侧靠着椅背,没骨头似的朝韩文清咧咧嘴,奇迹般没掏烟抽。
韩文清定定瞅他几下,心下已经猜出大半,从鼻子里抛出个“哼”算作嗤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全文链接看评论

评论(25)
热度(83)
©曳血流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