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韩叶】无责ooc小甜饼

一点关于空调低了每天早上起来鼻炎发作的怨念。
话说上一篇居然超过了五十热度真是太让我感动了各位么么哒~

正文
↓    ↓    ↓

八月末,蟹膏旺;苍枯落,九月秋。
Q市最近刮台风,蓝色预警,人人匆忙。
朝阳初露,拂晓恰至,不知名的鸟雀此起彼伏,相互和应,花间且罢,树梢又起。
叶修整个人缩进被子里把自己团起来,像只被煮散掉的水饺,软软帖帖的浅发垂在脸颊,胡乱散落枕头上,投下一片阴翳,影影绰绰,使他看起来本就显小的面容带了些与世无争的干净。
韩文清放缓脚步,走出浴室,拿起床柜上的手机装进臂包里,又回头瞥了眼遥控器,静静将温度调到二十七度,转身轻声开门去晨跑。
八月末,天气转凉,准备入秋却还余下些炎夏的暑气,叶修嫌热,无论是天气还是韩文清方面的,于是固执己见要继续开着空调睡,但他体质又不好,三天两头起来就鼻塞,流鼻涕,现在一起床第一件事铁定是要找纸巾,困得不行了闭着眼在床柜上瞎摸索,摸不到就软绵绵一滩水一般瘫在床沿上,将摔未摔,轻声哼哼,像个小孩子似的,越活越回去。
韩文清无奈,也只好每天晨跑前给他调一调温度了。
其实他也想着天没那么热就拉叶修出去晨跑锻炼,免得他整天泡在空调房里越来越弱,奈何那个人一脸死宅像改不了,死乞白赖都不肯起那么早,于是就此作罢。
早晨风大,雾气笼罩下天上昊日显得有些似真似假,韩文清边跑着边沉思今天中午将叶修拖去哪个远点的饭店解决午饭,顺道变相增加他的运动量。
为此叶修还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嘲讽他一顿心学脏了。
也不看看自己的嘲讽技能满点。
等蓝牙耳机里十几首电子乐播放完毕,韩文清已经立在家门口,盘算着这个点叶修该起来了就没放轻脚步声,准备去卧室捞人。
果然一推开门就看到那人挺起身又狠狠砸在被窝里做最后的抗争,头发睡得飘起,眯着眼迷瞪迷瞪地趴在床边找鞋,差点整个人翻下去。
韩文清拧紧眉头,大步向前双手穿过叶修腋下一把把他撑起来,用脚把鞋踢到床边,像每个早上把孩子从被窝里就出来送上学的爸爸一样沉默无奈。
他从退役后就越来越孩子气,像倒着活一样,把年少轻狂时本该享受却隐忍抛离的娇惯重来一遍,但自己乐意宠着,他这些年挺直腰杆努力做一个神,但他记得他只是个人。
叶修一碰到韩文清就没骨头似的靠在他身上,半眯着眼摸了把韩文清被汗浸透的运动服,嘴里嚷着“夭寿了老韩你衣服臭死了”,嘴角却一直勾着,懒洋洋的不肯站直,整个人赖在韩文清身上。
无耻。
韩文清在心里木着脸冷哼,然后皱着眉低低喝了声:“嫌脏就别贴着。”随后把叶修往墙上一按,自己转身去浴室换衣服。
叶修笑眯眯地蹭着去够空调下摆着的笔电,听到后边有脚步声头也不回道:“又去霸图收钱包了啊,韩文清大大?”
“嗯。”
韩文清退役后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霸图做指导。他终究离不开霸图,舍不下荣耀。
他默了默,还想再说什么,叶修已经绝杀boss,扭头一脸无奈:“知道了知道了,中午等你一起去吃饭是吧?你咋不累死哥得了。”
韩文清嘴角抿紧,面无表情,正想转身去上班,结果被人一把抓住手臂,一个吻轻轻印在了嘴角。
唇分,那人拍拍他肩膀像逗弄宠物般道:“去吧,韩文清大大!”
韩文清黑着脸看他鼻子上缓缓淌下一道鼻涕,娴熟地抽出一沓纸巾塞他手里,话不多说扭头走人。
正出房门时又不放心,回头瞪了笑眯眯目送他出去的人一眼,沉声道:“最近气温下降,空调调高点,小心感冒。”

评论(4)
热度(47)
©伊无人 | Powered by LOFTER